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与阿里巴巴商谈内情央行至今无官方说法这令

2018-11-01 10:54:14

与阿里巴巴商谈内情,央行至今无官方说法,这令马云在唱独角戏。

马云热爱江湖,并让阿里的员工每个人都选一个武侠人物的名字作为代号,他给自己选了风清扬。然而,笑傲江湖多年之后,马云一觉醒来,忽发现自己竟身处杏子林中,诘难与指责若蛙声沸耳。

首先一个站出来指责马云的是着名媒体人胡舒立,用社评《马云为什么错了?》指责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在今年一季度未经董事会授权私下转移了阿里巴巴旗下资产支付宝的所有权,认为其缺乏契约精神。

6月13日,身在美国的马云打破沉默,通过短信指责胡舒立并不了解真相,并强调支付宝所有权转移事件并非仅仅利益之争,倘若处置不好,可能会招来牢狱之灾。

马云的话中似有难言之隐,但是在愤慨之外,他并未做过多表达。6月14日,回国后的马云迅即在杭州向蜂拥而至的全国媒体澄清事件真相。然而,事与愿违,随着舆论的激增,互联与创投圈内多名大佬抨击马云的做法将拖垮整个互联行业,甚至影响大陆金融开放局面。

声浪之中,拥有阿里巴巴董事会席位的当事方美国雅虎与日本软银,以及支付宝的主管部门央行,姿态却晦暗不清。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狮子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跟,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面对汹涌而至的风雨声,6月16日,马云在微博上抄下了一段《狂人日记》。

暗度陈仓

支付宝所有权之争,起因于5月11日晚,美国雅虎向SEC(美国证券监督委员会)递交的一份报告。

这份经营业绩详细报告(10-Q)披露,其持股43%的阿里巴巴集团已经把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支付公司支付宝的所有权转让给了一家中国国内公司 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据工商资料,浙江阿里巴巴公司由马云和阿里巴巴公司高管谢世煌拥有,两人分别持股80%和20%。

雅虎的报告点燃了雅巴之争的引信。阿里巴巴集团随即作出回应,表示支付宝所有权转让是为了符合央行对于非金融机构内资控股比例的相关要求,以及为了维护国家金融信息安全。但雅虎5月13日发表声明,阿里巴巴于2010年8月移交支付宝所有权以及2011季度分拆支付宝,并未经过阿里巴巴董事会中的美国雅虎和日本软银获知与批准。这意味着,作为阿里巴巴集团主席的马云,是在未经董事会许可下,私自转移资产至一家内资公司。

这样的说法,显然马云无法接受。其后马云抛出内情,称支付宝的股份转让实际发生过两次,次在2009年6月,以1.67亿元人民币将支付宝的 70%转入一家独立的中国公司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第二次则是在2010年8月,以1.65亿元人民币将剩下的30%股份亦转入了浙江阿里巴巴公司。这两次转让,皆经董事会通过获准,雅虎和软银并未提出异议,相关的董事会讨论纪要中亦有记载。

为什么会在09年6月转让股份?马云解释:2009年4月份央行出台规定,要求非金融支付机构做备案登记,当时我们理解了这份登记背后的精神和要求,并积极和主管机构沟通,感觉支付宝作为外资公司可能会麻烦,便立刻做了一个70%的所有权转移。

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进一步对《凤凰周刊》解释:当时关于第三方支付行业的管理办法还没有正式出台,70%的所有权转移是比照当时商业银行单一外资比例不得超过20%,总体外资比例不得超过25%的规定进行的。

与此相同,2010年8月所有权转让的举动亦是参照了央行新出台的规定。2010年6月,央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也就是二号令,正式出台,其中第九条规定: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当时我们认为用含有外资的股权结构去取得这个第三方支付许可证是不可行的。于是将剩余股份再次进行了转移。有知情人士进一步表示,这两次转让发生时,阿里巴巴董事会中的雅虎董事杨致远和软银董事孙正义均未表示反对,他们认为当时虽然进行了股权转让,但是支付宝还是在协议控制之下,而此次雅虎的不满,其实主要是针对2011 年季度阿里巴巴集团解除与支付宝的协议控制之举。

所谓协议控制,即VIE(可变利益实体)模式,是一种海外上市间接引入外资的模式,亦称新浪模式。2000年新浪海外上市之前,为规避工信部关于涉互联产业不允许外资介入的规定,设计出了此种模式。该模式由三部分组成,即境外上市公司、境内外资全资子公司以及内地持牌公司。在操作中,境外上市公司并不直接控股内地持牌公司,而是设立境内外资全资子公司,让该公司为内地持牌公司提供服务、咨询等业务,再通过一系列合同设计进而间接控股内地持牌公司。当年,新浪经过与工信部沟通,终得以此种方式放行海外上市。

自此之后的十多年间,协议控制模式不仅成为内地互联公司海外上市的标准,更延伸至教育、出版等外资受限行业。

然而,支付宝却暗度陈仓,拒绝了这一模式。支付宝作为首批获取第三方支付牌照的27家企业之一,本是庆祝时刻,如今却身陷业内指责以及舆论鼓噪。

神秘的央行发函

解除协议控制,有没有一个真相?

按照马云的说法,解除协议控制的考量,是源自2011年季度央行发来的一封征求函。

2010年12月份,二号令的细则出台后,我们时间做了申报,然而在今年季度审查资料过程中,央行向我们下发了一个征求函,要求我们就支付宝是否有外资控制做一个书面声明。马云在杭州发布会上表示,为了符合央行规定,我们在季度终止了协议控制。

马云一再强调,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情况下,这是我们能做的事情。但外界却对此异议。按照二号令规定,对有外资身份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并未表明要禁发牌照。另外一个相佐证的事实是,在首批27家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企业中,有近半数具有外资背景,其中占第三方支付行业份额第二的财付通,采取的就是协议控制模式。

对此,有接近支付宝的人士专门对《凤凰周刊》表示否定:事情并非观察家们所想的那样简单,当时央行给的时间很紧,不仅要求做出书面声明,并且要求负责人亲自递交材料。我们判断,如果声明有外资,那么前景会不甚明朗。

颇有意味的一个细节是,杭州发布会上,马云说央行对支付宝是专门发函,但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力官彭蕾却随后纠正称,对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征询函,并不只是对支付宝,当时很多企业都有收到。

若是彭蕾说法属实,为何独独支付宝更改了协议控制模式?

马云事后解释,央行发函质询之前,阿里巴巴、雅虎和软银三方都没有想过解除协议控制。在央行正式态度出来后,支付宝方面曾时间打跟雅虎和软银沟通。他们认为中国所有的法规都是可以绕开的,没有什么绕不开的。马云说。

这样的态度是马云不可接受的。马云向外界申明他的原则是,100%合法,第二必须100%透明,第三要保证支付宝的持续健康稳定安全地发展。我们不能存有任何侥幸心理。彭蕾进一步解释道。

但是,马云难以回避利用董事会主席职权解除协议控制的事实,并由此成为商界声讨的焦点。

京东商城CEO刘强东在微博上指责马云:少数人的不诚信行为,需要全行业埋单!未来融资将会变得异常艰难!本来以为明年下半年才是电商艰难的时刻,看来提前了!值得一提的是,雅巴之争爆发不久之后的5月17日,刘强东曾对外宣布京东商城与支付宝的合作停止。

6月17日,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发布微博:历史的转折,往往是由一个人、一件事、一个政策引发的。在某些事关中国国际金融信用重大转折性问题上,有识之士应该站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经济学家陈志武亦发表看法表示:近关于协议控制讨论中处处看到对外资的排斥,让人担忧。IT观察家谢文则更激烈地表示:这轮进攻已经触及改革开放的底线了。三十年努力可能毁于一旦,或者毁于一事。

支付宝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陈亮对本刊强调:支付宝的本质并不是互联企业,我们虽然是一家站,也拿工信部颁发的ICP(络内容服务商)牌照,但我们主要的主管部门是央行,第三方支付牌照对我们更为重要。此次解除协议控制,是央行对我们的要求,并非来自工信部的指令。

相比于内地滔天舆论,当事方雅虎和软银曾长时间处在奇怪的沉默中。之后先是雅虎CEO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表示,雅虎与阿里巴巴就支付宝的赔偿谈判已经取得进展,继而被视为态度强硬的软银董事长孙正义也松下口来,表示阿里巴巴和软银是很好的合作伙伴,预计很快会就支付宝事宜达成一致。

6月22日,沉默再次开始。阿里巴巴集团、软银及雅虎当天发布联合声明、称在适当的时间之前,阿里巴巴集团、雅虎及软银将不再发表任何评论。

从江湖趋入庙堂的带头大哥

在观点一片错落中,处于事件深层的央行始终沉默如山。

知情人士介绍,央行虽然一直没有表态,但是其态度是坚决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此解释,第三方支付这种机构比银行更为核心。因为它做银行间的支付,连接各家银行机构,特别是这里面掌握着银行的交易数据,银行的客户情况,掌握的数据量非常大。

我们拥有国家的经济数据,这是马云对媒体反复强调的话语,他认为这也正是央行对支付宝的看法,毕竟,我的企业影响着几亿的用户。

此言不虚,支付宝确是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带头大哥。据艾瑞咨询统计,2010年,在中国第三方电子支付市场,支付宝所占份额为49.56%,用户数量达5.8亿。

早在2006年,作为行业的带头大哥,支付宝就开始主动对接央行。支付宝每月都会跟央行进行定期沟通,向央行汇报业务经营情况、风险情况等,同时在一些问题上,央行也会给我们一些建议。陈亮表示,支付宝的实践经验亦对央行的政策制定起到了不小的助益,比如,《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中关于备付金需国有银行托管的规定,即不排除支付宝与工商银行搭伙的经验。

带头大哥愈发从江湖趋入庙堂,逐渐成为整个行业的标准,亦在某种程度上与国家经济产生了相应的关联。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高级专家庄帅经过研究发现,支付宝现正为人民币国际化结算探路。

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是央行十二五期间的工作重心之一,然而,自2010年8月1日起,VISA在大陆境外冻结银联通道后,人民币国际化结算之路愈发狭窄,第三方支付逐渐被重视起来。

特别是今年一季度,央行官员不断对外释放信号,表达对互联金融的重视。作为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带头大哥,支付宝理应做到表率。如果是这样,那么马云应该并没有太多选择余地。

6月21日传出消息,支付宝联手百家公司成立国内安全支付联盟。官方言论称,安全支付联盟将通过成员间共享技术、数据、情报,实现更为紧密的合作,打造横向的安全,保障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成果。

旅居车
包子培训
手推房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