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死亡之弧

发布时间:2018-12-13 23:13:23 编辑:笔名
死亡之弧 “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喽!”吴平德的妻子抱住吴平德,扑在他身上失声痛哭。

记者面前的吴平德,双眼通红,布满血丝,头发如生长多年的野草,黑色的汗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衣服、裤子均被泥土覆盖。

吴平德仿佛刚刚从地狱中走回人间。

这样的描写并不夸张。

由于大地震,坐落于深山之中、离震中很近的汉旺镇清平乡道路几近完全摧毁,完全成为1座“孤乡”。

更可怕的是由于天崩地裂的山体滑坡,原本有河流通过的两座大山在瞬间合二为一,堵住了以前奔流而下的河水,形成天然大坝,使原本通往山下的盘山公路顷刻变成水面长达上千米的汪洋。

这就是堰塞湖,当地百姓称它作“海子”。

川路公司二岗桥矿段矿工吴平德和同伴一起,从5月13日起,背起一点炒熟的干米,在暴雨和泥石流中出发,翻越无数座刚刚塌陷的或者崛起的新山、旧山,扒着从汽车上卸下的轮胎,游过长达千米的堰塞湖,徒步六天五夜,终于走出地狱之门。

和吴平德一样,龙蟒集团龙林公司2145中段矿工宋光成也是幸运者。

他和同事们一起走到堰塞湖后,借助木板,赌命游过了堰塞湖。

当时湖边已聚集了上千名逃难的矿工和大众。

地震发生时,清平乡仅大的煤矿公司就有四五家,加上诸多小矿,惨烈的地貌变化令数千矿工和群众被围在深山,与外界联系完全中断,命悬一线。

分批逃出去的吴平德和宋光成们,终于把消息带给外界的救援部队。

“世界末日”到来 宋光成比吴平德更早逃离死亡之谷。

5月12日,由于停电,他和矿友并没有下矿干活。

下午2时28分,在工棚里休息的宋光成只觉得地动山摇,人怎么也站不稳。

往外一看,几秒钟的工夫,山塌地陷,两座山乃至三座山瞬间变成一座山。

四周乱石翻滚,让人感到世界末日的到来。

“石头滚得好凶噢!”宋光成回忆说,“我们小组有23个人,大家四周乱跑。

我是个小工头儿,就喊大家不要跑,会被石头砸死。

” 大震后,2145中段共一百三十多人集体撤到相对平稳地带,在极度恐惧中继续感受着当天下午上千次的余震。

入夜,雨下了起来,一百多人瑟瑟发抖地坐在一起,失望的悲凉在人群中聚积、蔓延开来。

通讯断了,电本来就停了,地震之下短期内也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

冰凉的雨水打在身上,寒从心起。

不知是谁提议烧轮胎取暖,大伙都觉得是个好主意,一行人把汽车轮胎卸下来点燃取暖。

没有人敢睡工棚,由于余震每一两分钟就来一次。

好在还有平时储存的食品,吃水的井也没有被破坏。

“当时我们大家聚在一起分析,想到路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