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全剩时代当牛剩男碰上牛剩女

发布时间:2019-05-22 04:55:51 编辑:笔名

全剩时代:当牛剩男碰上牛剩女

在外奋斗了一年终于可以回家了,想念家里的老爹、老娘和妹妹,但是让我怀念的还是家里的逼婚。正当我在大笑的时候我的敌人出现了,她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一个红色短衣,一条红色的短裙,头发烫成了很大很大的卷,乍一看就像一个红色的雄狮。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凤凰)

临近年关,这让我非常之高兴,非常之兴奋,非常之激动,在外奋斗了一年终于可以回家了,想念家里的老爹、老娘和妹妹,但是让我怀念的还是家里的逼婚。

有人说在外打拼非常辛苦,但是我觉得相对于逼婚来说在外打拼的那点辛苦不算什么,虽然独自一人在外非常孤独有时打算放弃,回家,但是当我每每想到逼婚的场景我就会放弃这个念头,因为我觉得相对于外面的辛苦,被逼婚那才是地狱。

所以每年临近年关我的性情就会大变,按同事们的话来说就是变的神经兮兮的,我强烈的渴望回家,但是又害怕回家,我算了一下每次回家我就得瘦上十斤,压力堪称是工作的十倍,或者更多。这些还是老爸、老妈给的,算上七大姑八大婆给的,压力堪比山大,动力能用徒手转动地球,每次下定决心找到另一半,但是始终没有找到。

今天我干了一件让我既高兴又痛苦的事情,那就是定了一张回家的飞机票,在这春运即将开始的岁月里,我还是觉得先下手为强。

我哼着小调走进办公室,同事们觉得我很奇怪,是因为他们无法理解我现在的心情。

那个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打了一个红色领带的是我们人力资源部的培训师,叫张伟,又名小帅,据说是因为我们公司的女人们闲的没事干评选了一个帅的男同事,他被选上了所以大家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小帅。

别看他长的帅,是公司里八卦的,碰见他准没好事,他嬉皮笑脸的走到我跟前说道:范哥,什么好事这么高兴?是不是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了?

[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毛睿]

杭州公布活禽市场重启的9条标准
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2017年第八批房地产估价师注册人员名单的公告
2016年减税降费力度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