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从新浪副总到金马奖制作人蒋显斌的追梦人生

发布时间:2019-11-12 01:47:12 编辑:笔名

从新浪副总到金马奖制作人 蒋显斌的“追梦人生”

台海3月15日讯 (海峡导报 林江琳 燕子)在互联上用“蒋显斌”这个关键词进行搜索,结果非常之“分裂”。其中一半的页是关于一个叫做蒋显斌的新浪创始人,而另一半则是一个叫做蒋显斌的纪录片制片人。当然,这其实是同一个人,只不过他跨界跨得太远,难免令人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叫做蒋显斌的台湾人,是过去十多年间涌现出的IT新贵中“贵”的那几位之一。可是2007年,他却忽然卖掉新浪的股份,头也不回地去玩纪录片。2009年底,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颁奖礼在台北举行,由蒋显斌“护航”的CNEX公司制作的纪录片《音乐人生》一口气拿下了纪录片奖、剪辑奖和音效奖三项大奖,成为当晚颁奖典礼上的黑马。  今天,本报就带领读者一起去探寻蒋显斌这个“文艺中年”的追梦人生。谈转换跑道:A点到B点过程重要  (以下简称记):从新浪副总到金马奖纪录片制作人,这是常人很难企及的高度,但是您在这两个跨度巨大的领域都取得了莫大成功。那一个对您而言更重要?  蒋显斌(以下简称蒋):这是一个从A点走到B点的路程,过程是重要的。跨度是比较大,其实是自己人生重新归零后的一个定位,是一个转轨的过程,包括过去的经验、人脉关系,还有自己的心态,都需要调整和适应。这是一个旅途,能让我认识更多自己。让我相信人只要立志,善用自己,其实是可以去改变自己,再去改变这个社会。这个蜕变的过程一直在进行中,没有停止过。  记:您为什么会在时刻选择急流勇退,转行拍纪录片?  蒋:纪录片一直在我心里。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我就会特别感受到它的价值,纪录片是个社会产品。年轻一代的文字阅读,随着络和科技、娱乐产业的发展,一代比一代浅。但是影像却越来越重要,所以我一直在问一个问题,就是再过一两个时代,知识分子要看什么?络科技当然改变了整个中国的社会面貌,但它的运转非常高速,要讲时间纵深,纪录片有很强的互补性。  记:那么,是什么样的触动,让您开始部纪录片的尝试?  蒋:早这个想法诞生,是在2004年的时候,当时想拍一部纪录片,那个时候华人世界里,台湾政局比较动荡,而大陆则处于经济腾飞阶段。于是我觉得,应该为这个时代留下一些东西,要把华人的十字路口捕捉下来。但是一部纪录片的力量实在是太有限了,如果真的想做,还要做得有意义,我就在想,那是不是要成立一个基金,持续地去推动纪录片的拍摄,比如可以用10年来做100部纪录片。

[NextPage]谈纪录片追寻、捕捉“华人2.0”  记:您说过想要为华人社会记录活的历史?  蒋:进入纪录片这一圈后,我发现大家气味都很投合,大家都有一种希望,就是看到华人世界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我们在追寻、捕捉“华人2.0”。  记:那么,什么是“华人2.0”呢?  蒋:在时代转变的大背景下,华人世界其实有很多有意义的、值得被记录的社会现象、社会人物被时间洪流忽视,我们希望通过纪录片的镜头,来记录、捕捉这样的事情,呈现出一个跟以前不一样的华人文化世界,一个更有深度、更有价值的世界,这个媒介视野中的“华人”升级版,就是“华人2.0”。  我想,对于一个时代,纪录片带给大家的社会价值感,十年后肯定会与日俱增的。纪录片未必是“畅销”,但是“长销”型的,“长销”是一个长度,随着时间的拉长,反而会加深它的价值。  记:您看重的纪录片的影响力在那里?现实地说,《音乐人生》这样的获奖作品,仍然有很多人尚未欣赏过。  蒋:用影像来记录华人的历史,纪录片应该是的方式。我觉得这是一个竞争力的问题,将来那个民族不靠纪录片去阅读这个世界,其竞争力肯定会落后。  大家现在所想到的纪录片可能是非常刻板的,想到多的就是讲历史、讲战争。可真的跳进这个世界之后,你会发现,它的可能性实在太多了,它可以变成非常有戏剧性,也可以跟电视一样。这个电影讲的是真人、真事,导演去跟拍,3年或5年,他们把这样的作品完善,变成既有艺术观赏价值,又发人深省的电影,冲击力其实是大于虚构故事的。  《音乐人生》在金马奖得了奖,这部片在香港从去年7月中旬,到现在还没有下档,普通市民会觉得真好看。在大陆这边,我们正准备从北京开始,再到各个城市。通过这个,次让纪录片面对公众市场,通过商业渠道让大家认识它。谈创业做什么都应有理想色彩  记:转换跑道是完全美好的吗,还是一样有挫折险阻,痛并快乐?  蒋:首先说服自己是重要的。过自己这一关,优雅转身,放下科技,放弃IT。在转行初期,我把对纪录片的想法跟周围的朋友交流,然后我发现,10个里面大概有8个都听不懂,就靠那2个听得懂的,当做鼓励。另外,纪录片这个行业没有现成的体系,也没有前例可循,自己要做到什么样才算成功,也没人知道。只能大家一起大胆构思,去参考国际上的经验,然后自己开创游戏规则。  记:不管那个领域,您的创业都非常成功。您觉得事业成功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蒋:对我而言,做一件事情有理想色彩,非常重要。你知道,做络科技的拨人,都是怀揣着理想跳进来的,并不是为了赚大钱。当时做络科技是如此,现在拍纪录片也是这样。  我觉得创业就是一个风险投资,需要时机和判断,对于创业的路,本身要拿捏的是找到很好的伙伴。单打独斗成功的几率并不是没有,但往往这条路的艰辛度会超过自己原先的想象,所以,需要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彼此支持。  其次,创业的人不要给自己设限,随着你的进步,随着你的高度提升,你会看到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兼具体力、脑力、精力的登山工作。你不能不想,也不能想太多。你不想就进去,基本上是送死;你想太多时,步就总迈不出去。  记:谈谈您的事业吧。以十年为跨度,您希望它的发展会是什么样的?  蒋:从事纪录片制作三年来,我们已经逐渐看到自身营利成长的方式,包括像电影、电视发行,但我们还是靠了大量各方的赞助和捐赠。我们可以跟两岸三地的导演有很好的互动,可以寻找到高质量的作品,可以在市场上拿出“好菜”。这是纪录片的供给方面,但在需求上,可能还需要跟大众互动,培养这些人的观赏习惯、观赏兴趣。  我想十年后,纪录片应该会进入主流,而这个主流可能未必只有电视、电影,还有络媒体,现在这么多人都用、家庭DV,要拍一个所谓纪实的东西越来越容易,这个门槛大大降低后,络上大家参与、一起来说故事的时代也就不远了。

人物
中医诊断
意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