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覆云乱煜 第一百六十三章 家宴(下)

发布时间:2020-01-16 14:54:09 编辑:笔名

覆云乱煜 第一百六十三章 家宴(下)

屋内只剩下萧煜和完颜北月二人。

萧煜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平静说道:“谪仙人啊,既然是谪仙人,为何不去求长生登天,而是要在这浊浊俗世中摸爬滚打?”

完颜北月笑道:“即便是掌教真人那样的在世仙人也不能摆脱俗世樊笼,又何况是我呢?”

萧煜说道:“后建帝党,既要与五王相抗衡,还要防备面和心不合的慕容燕,在两者之间的夹缝谋求生存,完颜先生作为帝党的中流砥柱,想必肩上担子很重啊。”

完颜北月语气平淡道:“完颜这个姓氏给了我很多,我自然要回报它更多。”

萧煜嗓音微冷,“可你完颜北月与我萧家却是没有半点恩情可言,今日你能进到王府之中,不是本王有意让你来,而是萧玥将你领进来的,听闻你在后建青冥宫时是由五位长老轮番教授,所学之庞杂还要甚于本王,不知你在萧玥身上用了什么手段?”

完颜北月喝了口茶,说道:“只是心猿之法而已,若是郡主不起他念,此法便要无功而返,若是郡主心有杂念,此法便可将杂念放大,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不值一提。”

萧煜笑道:“好一个心猿之法,你行事如此胆大妄为,就不怕本王一怒之下让你死在当下?”

完颜北月不愧是有谪仙人之称的不世出天才,非但没有惧色,反而是笑道:“二十八颗雷珠的威势,北月自认抵挡不了,若是王爷想要杀我,那也就是一抬手的事情。”

萧煜放下手中茶杯,“完颜北月,你是不是觉得如今的西北内外交困,虽有二十万西北大军,却养不起这二十万大军,而且刚刚南征失利,军心疲惫,难以在短时间发动第二次南征,故不得不在外寻求强援?你是不是觉得我缺了你们后建就要深陷泥泞,寸步难行?你就如此笃定我不会杀你?”

完颜北月摇头道:“如今的天下大势,陆谦可以等,王爷却不敢等,西北的优势和劣势都很明显,优势是西北军之强盛,冠绝天下,劣势是西北五州苦寒之地,支撑不起如此庞大的西北军。现在尚且不算明显,可等到五年或是十年之后,陆谦整合了江南,以江南肥腴之地供养大军,王爷还能否做到上次南征的势如破竹?时间拖得越久,王爷的优势就越小,所以王爷等不起,那么第二次南征也就是必然的。”

见萧煜没有说话,完颜北月继续说道:“若是王爷能与我后建联手,既可以安定草原,又能借助后建牵制东北的牧人起,到那时,西北大军不管是叩关大易,还是由蜀入湖,都只在王爷的一念之间。”

萧煜笑了笑,说道:“听着不错,可五王之乱是那么容易平定的?即便是平定了五位完颜氏王爷,西北军也肯定会元气大伤。到那时,后建铁骑是南下入关,还是北征草原,恐怕都只在那位皇帝陛下的一念之间了吧。”

一时间两人又是默不作声。

谈到这儿就是陷入了僵局,除非有一方肯退让一步,主动承担起其中的巨大凶险,否则这次所谓的联盟只会是镜中花水中月。

萧煜轻敲了下桌面,说道:“你们是求人的,总该有些诚意才是。”

完颜北月苦笑道:“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萧煜端起茶杯,:“送客。”

墨书从门外走进来,轻声道:“完颜先生,请。”

完颜北月起身告辞,“多谢王爷款待。”

完颜北月在墨书的带领下向前府走去,刚刚走到清湖廊前,就被一人拦住去路。

完颜北月抬头望去,瞧见一名女子正拎着一柄长剑,面目不善,拦住渠路后,按住剑柄厉声道:“完颜北月!你到底对本姑娘做了什么?!”

敢在王府中如此嚣张行事的,自然不是旁人,正是大小姐萧玥。

萧玥听了萧瑾的一番解释之后,越想越气,尤其是想到自己可能被萧煜扣发三个月例钱,这心都要滴血了,她理亏在先,不敢去跟萧煜理论,自然就将矛头指向了始作俑者,完颜北月。

完颜北月看了她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轻淡笑容,解释道:“我可什么都没做,姑娘是名正言顺的郡主,对郡主殿下不轨的罪名可不算小,我没这份胆量来西北王府惹是生非。”

完颜北月说完就要绕过萧玥继续前行,却不想萧玥唰的拔出手中长剑,再次拦住去路。

墨书悄然后退几步,向明园方向快步走去。

萧玥用手中长剑指向完颜北月,冷冷说道:“站住!如果再往前一步,我就当你是胆大包天的刺客,立刻喊来卫士将你乱箭s死!”

完颜北月还真就停下脚步,他倒不是怕那些王府甲士,而是在西北王府中有二十八颗雷珠布成的雷池大阵,这可是连一般逍遥神仙都扛不住的玩意,还未踏入逍遥境界的完颜北月可不想用自己的血r之躯试试雷池之威。

萧玥又是上下打量了下这位一袭白袍的“美人”,板着脸问道:“说!你来王府做什么!?”

完颜北月无奈一笑,解释道:“我来王府其实是有事与王爷商谈,现在已经谈完,王爷命我出府。郡主,可是清楚了?”

萧玥瞪眼道:“一码归一码,你还没说为什么要暗算本姑娘!今天若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答复,你就休想走出王府的大门。”

可惜萧玥这一瞪眼,落在完颜北月的眼中,非但没有半点气势,反倒是还有一点可爱的意味。

他笑道:“正好我还有些未尽之意没有对王爷说清,既然郡主留客,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罢,完颜北月转身作势要走。

萧玥瞠目结舌,然后失声喊道:“姓完的了,你给我回来!你再不回来,可别怪本郡主剑下无情!”

话音未落,长剑已经如虹,直奔完颜北月后心。

这倒不是萧玥不知天高地厚,而是她吃定了完颜北月不敢在王府中把她怎么样,所以才会有这拦路出气之举。

完颜北月这位距离逍遥境界只有半步之遥的谪仙人,对付萧玥这个半桶水都算不上的弱女子,自然是手到擒来,不见他有任何动作,萧玥手中长剑的剑尖在距离他的后背还有不到一寸的时候,骤然停下,不论萧玥如何用力,长剑都无法移动分毫,好似被钉死了一般。

这样的手段看着玄妙,对于完颜北月不过是雕虫小技。

他转过身,冲着萧玥微微一笑,“郡主,记住,我不姓完,我姓完颜。”

萧玥干脆松开手中剑柄,“完颜北月,你给我记住,今天这事本姑娘和你没完!你不给本姑娘一个交代……”

就在这时,得到了墨书通风报信的萧煜终于赶到,听到自家妹妹的话后,不能说火冒三丈,也是大为恼火,怒声道:“萧玥,好好好,你还真长出息了,在东都时还有点女儿家样子,到了中都觉得没人管你就开始撒欢,你看看自己,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吗!?你要没完是吧?那我先扣你半年月例银子,从今天起你别想有个半个铜钱,这回为兄说到做到!”

见到萧煜后就知道自己已经“大势去矣”的萧玥低下头,不敢去看萧煜。

萧煜冷声道:“回去闭门思过,抄三遍女诫,然后交给你嫂子。若是敢耍花样,少抄一遍,扣一个月的月例银子。”

萧玥有些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声,不过还是乖乖随着墨书朝自己园子走去。

萧煜望向完颜北月,轻叹一声,“完颜先生,让你见笑了。”

完颜北月笑了笑,不以为意道:“郡主是性情中人。”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镇江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是什么病
酒泉治疗癫痫病费用
无锡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