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玄霸九天 第十六章 小君侯,又见黎望

发布时间:2020-01-16 16:41:10 编辑:笔名

玄霸九天 第十六章 小君侯,又见黎望

“嘿……开门做生意,哪有把钱往外推的道理?”许正飞一拍柜台,“把你们老板叫出来,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说,认不认得临渊许氏的招牌?”说着,许正飞还抖了抖左胸的族徽。

盛装女子皱眉,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售卖员,面对临渊许氏这等庞然大物,心中自然忐忑:“许阳公子,你看……”

许阳淡淡说道:“这种扰人苍蝇理他作甚,记住你一言一行,均代表千宝阁的声誉。”

盛装女子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抱歉了,这株赤虬根,是许阳公子先看上的,自然要卖给他。这位公子,如果你需要赤虬根,我可以再从库房调出一株。”

许正飞大怒,他一把揪住许阳的胸衣,喝道:“好啊你个废物,三月不见,胆子大了许多,敢和我抢东西,还说我是苍蝇?”

许阳冷冷说道:“对不住,我说错了。”

许正飞也不敢在这里动手,哼道:“知道错了就好。”他放开了许阳。

“你连苍蝇都不如,说你是苍蝇,是侮辱了它。”许阳慢悠悠地说道。

盛装女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料这个许阳公子,看上去闷葫芦一般,开口损人的时候,却能把人气疯。

“你!”许正飞暴怒起来,“废物,走出千宝阁,我要你好看!”

“还有你,笑什么笑?告诉你,今天这株赤虬根,我要定了!赶紧给我包上,不要提什么库房,少爷我不耐烦等!”许正飞冲售卖女子咆哮道。

一旁早已围观了不少人,看到许氏子弟闹事,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招惹麻烦。

“庆云,怎么回事?”一个女声传来,如空谷幽兰,娴雅宜人,“我在接待贵客,为何外面如此喧哗?”

随着这个声音,最里面的一扇小门“吱呀”一声打开,一男一女缓缓走出。

“玉容姐……”名叫庆云的售卖女子连忙上前道,“这位许家公子,一直不肯干休,庆云实在没有办法。”

听庆云讲述完事件始末,名叫玉容的女子秀眉微蹙,上前一步道:“这位许公子,你如此争闹,岂不坏了临渊许氏的令名?”

待到这位女子走近,围观诸人眼前一亮,本来那位名叫庆云的售卖女子已经堪称上等姿容,但和这位“玉容姐”站在一起,就像萤火之于皓月,再难惹人注意。

这女子身穿湖绿色长裙,不施粉黛,却难掩天生丽色。胸前一对丰盈,伴着她前行,如波涛般动摇,令人眸光难以移开。而偏偏她有一种端庄的气质,让人觉得多看其胸乳一眼都是对她的亵渎。

许正飞被这女子容光所慑,气焰降下不少,不过在一贯看轻的许阳面前,他丝毫不肯让步:“少爷争的就是这口气,这赤虬根,我非要不可。这买东西,当然是价高者得,我也不是不讲道理。只要这废物许阳能出价更高,我拍拍屁股,马上走人。”

玉容蹙眉,还未说话,旁边的少年男子已经笑了出来:“许阳?真巧,又见面了,不过这次你可没戴斗笠。”

许阳早已认出这少年,不过没有主动攀谈而已。见这少年主动搭话,他拱手行礼道:“见过黎望公子。”

玉容吁了口气,看向黎望:“少爷,您认识这位许阳公子?”

这少年正是和许阳有一面之缘的黎望,哈哈一笑:“见过一面,不是很熟。”

黎望!

围观众人大惊,这黎望,可谓临渊城第一公子!原因很简单,他就是当今临渊君黎州平的嫡孙,有“小君侯”之称。

“原来是小侯爷,正飞有礼,”许正飞一开始听到黎望和许阳认识,心中大惊,不过听黎望说两人不熟,又复安定,“在小侯爷冠礼之时,我许家还曾奉上薄礼相贺,只不过正飞福薄,没见过小侯爷,失礼了。”

黎望微微一笑:“千宝阁的这位主事名叫黎玉容,是我的朋友。”

“两人都姓黎,到底什么关系?难道真如传言,千宝阁有城主府的背景?”许正飞心中思忖,手上却不慢,连忙行礼赔罪。

黎玉容道:“既然如此,那么这株赤虬根……”

她话未说完,许正飞就道:“一码归一码,这赤虬根,是我和许阳这废物之间的事情,千宝阁不必烦忧,我自会让这废物放弃。”他听黎望说和许阳不熟,心中安定下来,盘算了一番,决定还是不忍下这口气。

一个几乎被逐出家族,没有得到认可的废物,另一个是许家嫡系子弟,相信这小君侯知道该如何选择。

“废物,你就算坚持下去,拿到赤虬根,我也担保你走不出千宝阁十步。”许正飞凑近威胁道。

另一边,身材高大的许正吒也凑了过来,面色森冷,两人的意思不言自明。

黎望在一边,神色转冷:“许正飞,你是不是以为,我面子不够大?”

许正飞吃了一惊,他察觉到黎望的语气不对,连忙转身道:“小侯爷……”

“废话少说,给你十息时间,滚出千宝阁。”黎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说实话,许正飞在他眼中,根本算不上需要拉拢的筹码。

“这,”许正飞愣了,“小侯爷不是说和许阳只有一面之缘,并不熟悉吗?”

“此事无关许阳,你这番作为,已经损害了千宝阁的声誉,”黎望冷冷说道,“不知进退,本少爷好言相劝你不听,非要恶语相向。”

四角里,四名玄士齐齐上前,架住仍在发愣的许正飞,玄力激发封住了他的行动能力,然后像扔死狗一般扔到了大门外。

许正飞在地上滚了好几圈,那几名玄士的玄力才渐渐消散。他恢复了行动能力,爬起来,用愤恨的眼光看了大厅中的许阳一眼。

“我保证,许阳你死定了!”

他不敢报复黎望,将一腔怒气,都放在了许阳身上。

黎望一直看着许阳的表情,面对这种威胁,许阳面容丝毫不改,不由让他微微点头。

“那么这株赤虬根,我便收下了,”许阳平静地说道,“再帮我取一只陶鼎,还有一些凡药。”说着,他掏出一张写满药物的清单。

黎望眼睛倒是一亮,连忙说道:“许阳,你买陶鼎和药材,是要炼丹吗?”

对于这位小君侯,许阳有些好感,点头道:“不错,我准备炼制一些低级药物,然后在自由街的摊位上售卖。”

“哈,你还说你不是丹师!”黎望哈哈大笑,“不知道你是几品丹师?”他眼中闪着希冀的光。

“小侯爷说笑了,”许阳不动声色,平静地说道,“我买的只是一些凡药而已。”

只会用凡药炼丹的人,的确算不上真正的丹师,最多算是学徒,或者是普通药师。

黎望深深地看了许阳一眼,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个许阳肯定不是平凡人。

“陶鼎质地太差,我送你一尊真正的药鼎,”黎望笑道,“你这个人很对我胃口。玉容姐,把六号库房里的那尊青铜鼎取来。”

黎玉容有些惊讶地看了黎望一眼,不过没有任何质疑,立刻吩咐两名玄士去取。

“无功不受禄,”许阳说道,“小侯爷,许阳何德何能,不敢接受你的馈赠。”

黎望微微一笑:“等到药鼎送来,你再拒绝不迟。”

玄士的速度非常快,不出一炷香的工夫,一尊黑黝黝的铜鼎已经被运送过来。

这尊铜鼎本质是青铜,只不过长年炼丹,火焰热力内外交攻之下,已经将鼎熏黑。铜鼎高达六尺,内部直径四尺,怕不是有二三十钧的重量。

“启开鼎盖。”黎望下令。

一股淡淡的丹香从鼎中传出,令人心旷神怡。

“丹韵!”有识货的人惊呼道,丹韵是一座炼药时间长久的药鼎所特有的东西,蕴含了不少残存药力,比起新鼎,拥有丹韵的老鼎能起到缓冲药力的作用,像这么一座老鼎,少说也有三五十年的炼药时间,能提高些许炼药成功的几率。

许阳拒绝的话说不出口了,这样一尊鼎,任何一个丹师都无法拒绝。

“如何?”黎望微微一笑。

许阳躬身道:“谢小侯爷厚赐,不知许阳需要付出什么。”他深知,天下没有白送的好处,这位小侯爷不是善财童子,这么一尊药鼎,十枚翼虎币都买不到。如果不是有所求,黎望怎么会慷慨送出。

“太见外了,”黎望呵呵一笑,“你以后炼制出的丹药,希望能优先考虑千宝阁。放心,千宝阁会以公道价格购买你的丹药。”

许阳心中的石头落地,点头同意。

四周的人们一阵窃窃私语,许阳捡了一个大便宜,不仅白得了一尊宝贵的药鼎,以后炼制的丹药还不愁销路。

黎玉容轻柔说道:“老六,替许阳公子将药鼎运回去。”她心思缜密,许阳一个玄徒中期的人,肯定搬不动这尊二三十钧的药鼎。再者,许正飞心怀怨恨,说不定会半途截住许阳。

一个膀大腰圆的玄士躬身应命,伸手在药鼎底部一托,就将这尊鼎轻轻巧巧地举了起来,背负在肩上。

“既如此,多谢了。”许阳躬身一礼,将装有赤虬根和其他凡药的檀木盒抱起,跟随那个名叫“老六”的玄士走出大门。他倒不是搬不动这尊鼎,也不惧怕滋事的许正飞等人,只不过一名玄徒中期的菜鸟自行搬运二三十钧的药鼎,有些过于惊人,他便没有拒绝。

黎望哈哈一笑,转身走回内阁。

背后,黎玉容盈盈细步跟上,轻声问道:“对这样一个玄徒,你为何费这么大的心思。难道你认为,他能帮上你什么?”

黎望摇头道:“你不觉得,他很不寻常么?”

回想起一直平平静静,表情没有丝毫波澜的许阳,黎玉容点头称是。那个衣衫破旧的少年,似乎有一种永远淡定从容的气质,这种气质出现在一个玄宗强者身上还属正常,但出现在一个玄徒身上,就只能说不寻常了。

北京丰益医院医生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贵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辽宁白癜风怎么治疗
河南治疗卵巢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