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神舵 第八十章 灵秀

发布时间:2020-01-16 17:19:16 编辑:笔名

神舵 第八十章 灵秀

叶铭蜷缩在一个隐蔽的地方,默默地运转大日浮屠诀恢复灵力。菩提泪不愧是冰城的疗伤圣药,短短的一天时间,他的伤势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直到傍晚的时候,叶铭才终于从修炼中恢复过来。

“极地丹河!”叶铭念叨着,来极地丹河已经两天时间了,不要说丹河,就连影子都没有见到过。

他也刻意求教过乔恩导师,但是他的说法也是模棱两可,因为每一个人得到丹方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而他,就是在离开极地丹河的时候才领悟到的丹方,但可惜的是,却是一张普通丹方,并不是上古神丹的丹方。

既然都是靠运气,叶铭也懒得去找了,他还有大把大把的事情要做,神龙血还没有炼化,大荒指第二指还需要加强,大日浮屠诀的第二层也已经展现出来了,并且,锋芒也需要重新升级才行。

想了想,只要有洪荒空间在,这些事情也都不是什么难事,倒是锋芒,重铸还需要找其他的材料,他还是一头雾水呢,到时间找坊老一问便知。

将大荒公子的空间戒指拿出来,试着将灵识探入空间戒指,却不料被一个小禁制挡在了外面。

“咦!”叶铭一愣,没想到还有保护措施。

“将它完全炼化就是了!”坊老的声音总是在最需要的时机出现。

小半个时辰,按照坊老的指点,叶铭用灵力一遍遍的冲刷着空间戒指上的灵力印记。

“啵!”就在叶铭快要睡着的时候,那道禁制,终于被他完全抹除掉了。

“嗯?”就在叶铭将空间戒指上的灵力印记彻底抹除的瞬间,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大荒公子突然感觉到自己和空间戒指的联系断了。

“怎么了公子?”

“我和空间戒指的联系,中断了!”大荒公子气的瑟瑟发抖。

“叶铭?”其中一人问道。

“等出去之后,我一定要踏平神武学院!”大荒公子眼睛猩红,点了点头,狠狠的说道。

“隐忍了这么久,也该是新仇旧账一起清算的时候了!”

“嗯!”

......

将大荒公子的空间戒指打开,叶铭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搬了出来。

“嘶......”即使早有准备,但是当看到大荒公子如此丰厚的身家之后,叶铭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先不要说那一大堆高中阶的玄晶石和不计其数的紫金币,单单那一大堆稀奇百怪的天材地宝,就已经让叶铭瞬间成了暴发户。

“咦?”叶铭忽然从一大堆东西中发现了一块青绿色的石头,上面似乎还有燃烧过的痕迹。

“青炎钢砂!”坊老的声音响起。

“这是升阶锋芒的两种主要材料中的一种,还需要一种叫做玄母的晶石!”坊老知道以叶铭的个性,肯定是要问个清楚,索性大方一点,直接替他解释道。

“奥!”叶铭点点头,也就不再多问了。

“这是?”叶铭又从下面挖出来一个金属盒子,巴掌般大小,上面还贴着一张封印符。

“不知道,打开看看!”坊老就像一个江湖老神棍,循循善诱。

“呃……”叶铭撇了撇嘴。

“滋啦”一声,叶铭将盒子上的封印符揭掉。

“咯噔!”撕掉封印符的瞬间,盒子应声弹开,一种古朴自然的气息迎面扑来。

“这是什么东西?”盒子里面,只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牌,灵气十足,背面是一个略带古朴气息的“祖”字,显然不是凡物。

“符源!”坊老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

“什么是符源?”叶铭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东西。

“万符之祖!”坊老一字一句的说道。

“嘶……”叶铭倒吸了一口冷气,万符之祖,万符,那不就是等于拥有了所有的符篆。

“祖,是所有符篆的始祖,也就是说,同等威力的符篆,万符之祖具有秒杀的能力!”

“难怪了,我还以为大荒公子拼死了想要抢回什么呢,估计,应该就是这个东西了!”叶铭将符祖翻来覆去的瞧了个仔细。

“应该是,换作是谁,也不愿意将如此重要的东西丢失。”坊老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

倒是叶铭却有些奇怪,按理说如此贵重的东西,大荒公子再怎么自负,也应该珍而重之的收起来,怎么会随身带在身上。

既然此刻符祖已经落到了自己的手上,叶铭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交出去的。他可是记得,上次他和安微闲聊的时候,似乎安微就在研究符篆,将符祖交给她,壮大自己人的实力,岂不是更好。

这种宝物,必须要收好,于是在坊老极为艳羡的目光下,叶铭堂而皇之的将符祖放进了洪荒空间。

“咦……”拍了拍手,正打算离开的叶铭,突然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正向这边飞过来。

来人约么二十三四岁的模样,长相倒也清秀怡人。

“咦!”灵秀漫无目的的在冰天雪地里飞行,一抬头,却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少年站在面前,视线,正落在她的身上。

“你是……神武学院的叶铭?”灵秀一愣,依稀觉得这个少年有些眼熟。之所以有些不确定,是因为当时站得实在太远,加上叶铭个头又小,根本没有看清楚。但是叶铭的七品二纹神丹,却是将她深深震撼到了。

原来炼丹一道,还有如此天赋之人!

“没错!”叶铭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灵秀。

“哦……”不知怎么的,看到叶铭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灵秀的脸蛋儿“噌”的一下子红了。

“你是秀水阁的人?”叶铭看着灵秀,突然开口道。

“嗯!”灵秀点头如捣蒜。

“那个……你可不可以教教我炼丹术?”灵秀的下一句话,让叶铭差点没咬到舌头。

“你这是要拜我为师?”

“拜师?”灵秀瞪大了眼睛,随即头摇的像拨浪鼓。

“那我怎么教你?”叶铭微微一笑,他看得出,这个叫灵秀姑娘,涉世并不深,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要人传授技艺的,遂当下有心逗逗她。

“既然不肯拜师,那我如何教你炼丹术?”

“你随便指点指点我,能炼出极品丹就行!”灵秀伸出一根手指头在叶铭面前晃了晃。

“极品!”叶铭瞪大了眼珠子,至于他是惊讶于灵秀的极品丹还是嘲笑灵秀这个极品家伙,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你现在是几品炼丹师?”叶铭笑道。

“五品!”灵秀伸出五根如葱般白嫩的指头。

北京股骨头医院怎么预约
南京新协和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宝鸡治癫痫病费用
邯郸治疗卵巢炎费用
汕头白癜风治疗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