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拣宝 第474章 破译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2:12 编辑:笔名

拣宝 第474章 破译

此时,王观凝神注视,效率比俞飞白高多了,好像是雷达一样,在岩洞之中回来扫荡,反反复复,里里外外,每个角落都没有放过。可是十几分钟过去了,却没有任何的收获。

见此情形,王观放弃了,劝说道:“飞白,不用再白费力气了,这么小的地方,根本不可能藏得了什么东西。”

“好吧,我错了,果然是白来一趟。”俞飞白一脸黯然,叹气道:“这年头,天降横财的事情真是不靠谱。”

“嗯。”王观轻轻点头,心里何尝没有几分失望。

“怎么样了?”

适时,听到动静的陆崇明走了进来,淡笑道:“有没有什么发现?”

“尽吃灰尘了。”俞飞白没好气道:“走了,我不想待在这个让人气闷的地方。”

说话之间,俞飞白甩袖子走人,没有丝毫迟疑,三两步就出了古法海洞,片刻之后就消失在角落。

“我们也跟上吧。”王观无奈一笑,招呼陆崇明尾随而去。

一会儿,两人追了上去,发现俞飞白也没有走远,就是倚在栏杆上,好像是在眺望山下景观。不过看他怏怏不乐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心思不在景色之中。

王观走近,顺势打量了一番,发现底下的景致确实不错。遍山布满亭台楼阁,造成了寺裹山的情形,倒是有几分罕见。

看见两人不说话。陆崇明开口了,轻声问道:“现在怎么办?直接回去呢,还是转一圈再回去?”

“既然来了,那就随便看看吧。”王观提议道:“至少要到梁红玉击鼓抗金兵的妙高台,以及藏有金山寺四宝的观音阁参观一下。”

“行。”陆崇明笑道:“就在底下,参观完了,正好出去。”

“等等……”

俞飞白忽然想到什么,摸着下巴琢磨道:“我记得山上还有个白龙洞是吧?”

“呃,你还没死心呀。”

陆崇明摇了摇头,肯定道:“没错。是有个白龙洞。另外还有仙人洞,朝阳洞,与法海洞并称金山寺四大名洞。”

“那去看看。”俞飞白急切道。

“去之前,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呀。”陆崇明笑道:“那地方连法海洞都不如,更加不可能藏有什么东西。”

“知道,知道。”俞飞白口是心非道:“我就是去看个稀奇……”

见此情形,陆崇明不再多说什么了,转身就带着两人来到了玉带桥边的白龙洞。相传唐代的武则天侄孙来到金山,在这洞里打坐参禅。白蟒就避走了,毒气也没有了。然后。就有了法海和尚斗白蟒的传说,再后来就是白蛇传的传奇故事了。

可见,一切故事的源头,就是这个白龙洞。按理来说,作为故事中的负面势力,形象受到污蔑的金山寺,就算不对这事深痛恶绝,也应该避而不谈才对。

然而,现在这个白龙洞中却塑有白娘子、小青两座白石像。而且还画蛇添足的编造一个许仙被关在寺内,看到白娘子带身孕力战,心急如焚。看守庙门的小僧十分同情,放许仙从白龙洞跑到杭州与妻子在西湖断桥相会的狗尾续貂的结局。

这种自我挽回形象的狗血情节,王观也懒得吐槽了,他最不愤的就是这个白龙洞,竟然要买票才能进去参观。

节操啊!

王观叹声。乖乖的给了香火钱,才进了洞中。只见里面是一条石缝,前面还比较宽敞,但是越深入进去。洞口就越是狭小。到了最后,人已经不能通过了。估计只有蛇可以爬过去,不然怎么会叫白龙洞。

与刚才在法海洞的情况不同,来到白龙洞之后,俞飞白只是观看了两三分钟,就招呼王观和陆崇明离开了。

“怎么这样快就出来了?”

走远之后,陆崇明好奇问道:“不摸索搜寻一番?”

“有什么好摸索的。”

俞飞白摇头道:“我又没瞎,看得出来,洞里的石头明显是被修整过的。如果真藏了什么财宝,早就被挖走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

“嘿嘿,你总算是没有糊涂到家。”陆崇明笑着说道:“现在应该不抱希望了吧?伤心难过了没有,要不要借肩膀给你靠一下?”

“滚犊子。”

俞飞白没好气道:“心情不好,没空和你搞基。”

“别理他。”

这时,王观笑道:“带我们去看看金山四宝,然后就下山吃饭。下午再游玩半天,晚上就回苏州。”

“k!”

陆崇明点头,好像导游似的伸手笑道:“两位先生,这边请……”

从原路折回,三人看了妙高台之后,就来到了观音阁中。那里安放了金山寺四宝,也就是玉带、周鼎、铜鼓鹕酵妓难鳌?

玉带不必多说了,据说是苏东坡的遗物。清初被火焚毁四块,乾隆皇帝来金山时,命玉工补齐,上面刻有他的诗句。但是后补的四块玉色和原有的玉色不同,一看就可以辩别出来。

还有周鼎,那是西周宣王时代的铜器。不知道怎么流落到金山寺,成为寺中的收藏品。另外还有一个铜鼓,传说是诸葛亮发明的,行军时可做煮饭的炊具,战斗时可作战鼓敲打,颇有实用价值。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明代吴门四家之一文徵明所绘的金山图。

王观走近观赏,只见画中江水茫茫,微波荡漾,金山如浮玉飘浮在波涛之上。山色青碧,上面有一栋栋画檐朱宇,展现了当时金山和金山寺屹羉镒咏牡男忝佬圩恕?

另外,画上还有文徵明的题诗一首,字大数寸,潇洒可爱。

“咦,不对啊。”

忽然之间,俞飞白一脸惊疑之色。

“什么不对?”陆崇明回头道:“画得很好呀。”

“我没说画不好。”

俞飞白示意道:“我是在奇怪,这山寺怎么在江水中间,金山就好像是一个孤岛。不过我现在才回想起来,貌似清代道光年间江水枯竭,金山就与陆地相连起来了。”

“知道就好,要知道沧海桑田,事物总是在变化的。”

陆崇明随口说了两句,然后颇有感叹道:“你们看这描绘江水的线条多么的流畅简练,相比之下我家那幅壁画,想要营造出波浪奔腾的场景,那就复杂多了。”

俞飞白撇嘴道:“那是你功力不足,人家随意几条线条,就足够表达意境了,你却偏偏要搞得那么复杂。”

“你说得倒是轻巧,真正雕刻的时候,就知道困难了。”陆崇明自然要为自己辩解。

“借口,一切都是借口。那是能力的问题,王观你说是不……”俞飞白叫嚷起来,正准备拉拢同盟,却发现王观没了动静,羏醋房垂矗骸摆溃趺从址4簟认拢愀貌换嵊窒氲绞裁聪咚髁税伞!?

一时之间,俞飞白十分激动。

“嘘!”

王观羏椿厣瘢11炙闹芤灿胁簧儆慰涂戳斯矗邮值溃骸俺鋈ピ偎怠?

“那赶紧走。”

俞飞白比王观还急,手臂一搂,就把他和陆崇明拖出寺外。那个情形,差点让寺中的僧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破坏了什么东西,这才匆匆忙忙逃离作案现场。

几分钟之后,三人离开金山寺,钻进了车上。

刹那间,俞飞白催促道:“王观,现在可以说了,你又发现什么线索?”

“现在说不准,我要先确定一下。”

说话之间,王观掏出,驾轻就熟的打开扇面图片,一边细看琢磨,一边说道:“飞白,你帮忙查个苏省地图,最好是南京到出海口一段的长江地形图。”

“要这个干嘛?”

俞飞白十分不解,但是却也拿出捣弄起来。

所以说,要感谢现代科技的发展,连小小的都能够安装电子卫星定位。俞飞白只是随手点了几下,就亮出了立体式的地形图:“诺,是这个吧。”

王观凑近打量,然后对比了一下,脸上羏绰冻隽诵θ荩骸懊淮砹耍褪钦飧觥!?

确定王观必然是有了新线索,俞飞白心痒难耐,忍不住叫道:“不要吊人胃口了,快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看……”

这个时候,王观选择图片,然后用工具笔在图片,也就是在扇画中的玄武湖波浪勾勒起来,画了一条歪歪扭扭的斜线。

一开始的时候,俞飞白和陆崇明都以为王观画的这条线是不小心画斜了。但是仔细打量两眼,他们忽然醒悟过来。

“长江!”

俞飞白惊叫了出来,也举起自己的与王观并列起来对比,只见王观勾勒的斜线曲折,完全与长江从南京到出海口的一段地形图吻合。

当然,王观也肯定不是故意这样勾画,而是因为那条线,就是扇面中玄武湖的波浪曲折痕迹。而且与其他波浪痕迹不同,这个曲折痕迹却是用三条连贯不断的长线描绘而成。也就是说,先是有人描绘了这三条长线,才在四周勾画其他的线条形成了波浪。

不过,这个细节隐藏很深。一般人看画,不知道其中的玄机,往往容易忽略过去。

“王观,还是你厉害。”

明白三条长线代表的含意,俞飞白由衷赞叹道:“这都给你破译出来了。”(未完待续)

邢台县医院
北京回龙观医院
重庆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锦州牛皮癣
湖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