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陈年红和他的北蟒塬土诗

2018-08-10 22:17:46

《北蟒塬土诗》是诗人陈年红对于家乡生活场景,生活原生态,进行的一次人生感悟为集中的展现。这组诗从一场《春雨》开始,引发了陈年红的诗情,持续时间很久,激情极丰的创作历程。这在诗歌创作中虽然很常见,但从这里我看到了这种努力的萌芽,似调侃似幽默又不乏深刻乡村智慧的打油诗与情节剧,从而使这组诗,被诗人自称为“土诗”这一独特的创作,更有关中丰厚的历史传承与机智幽默的风味。

一场突如其来的《春雨》,在陈年红的心中乐开了花,洋溢在脸上的:“春雨贵如油/下的满街流/滑倒小学生/笑死一伙牛”。这样的诗句本不足道,浅显直白夸张,也只有对于乡村生活真实的体验才能看在眼里,写在纸上。恰恰是这样的貌似寻常的开始,才有愈写愈深入,愈写愈动情的可能,诗歌里的感情也有一个酝酿期,而读者也需要有情感的由缓而深的自然导入。

自豪洋溢在脸上,温情流淌在心里:“北蟒无闲草/看谁会找/泡到酒坛子/样样都是宝”(《药酒》)我们不难想象诗人一边品着自制的草药酒的清香,一边欣赏着自己的绝活,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大腿,一脸的陶醉,而与他共盏的友人一脸的钦佩与羡慕。

乡村的生活自然有些单调,又有些乏味,没有大红大紫的都市生活的艳丽,但是在诗人的眼中:“一树松柏一树花/花笑松柏不如她/寒冬来临霜降了/只见松柏不见花”(《松柏》)。

相信读过鲁迅先生《社戏》的人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新奇,兴奋,诗人在乡村生活的经历,自然对《看戏》有自己的感悟:“唱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瓜子/疯子在台上蹦蹦跳跳/瓜子在台下哭哭笑笑”。我们也可以理解为,剧情将观众带入后与剧中人物命运休戚相关的一种宣泄。

《元宵》灯会是所以节日中让人心潮涌动的,男男女女宁波柯力传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老老少少,尤其是难得一见的心上人:“灯笼会/灯笼会/灯笼灭了回家睡/躺在炕上睡不着/手在炕头胡寻摸/划根洋火点根蜡/悄悄出去胡溜达//月亮爷/亮晃晃/照的场畔白光光/照的心里亮堂堂//麦秸堆堆一排排/灯笼灭了后面来/有情的人儿一对对/悄悄在这亲嘴嘴//月亮月亮你嫑笑/一年也奏这一料/你要害羞你嫑看/扯块云彩捂了脸”。一幅月夜情爱图在这里徐徐展开,在这里演绎美妙的爱情,是有些礼教与社交拘束的乡村人难得的一次,或许是一生幸福的源头。

《懒汉》(三首)在肯定与否定句中,把懒汉的形象刻画的入情入理:“跑着不胜走着/走着不胜立着/立着不胜躺着/躺着不胜睡着//只阴嫑晴/只下嫑停/哈好给点病/只要不要命//大懒差小懒/小懒不动弹/气的大懒翻白眼”。有些话虽然耳熟能详,不言自明,但经过诗人的进一步刻画,其谴责的神态语气跃然纸上。

而《羞羞》无疑是这种情绪的一种延续,讽刺挖苦的让有一点自尊心的人都会无言以对,仿佛是余音三日绕梁不绝于耳:“羞/羞/把脸抠/扣个渠渠种豌豆//豌豆豌豆生的急/撑掉脸上一块皮/豌豆豌豆长得快/脸上蒙了一片菜//头顶绿菜胡球转/一年四季吃闲饭/人家豌豆打一担/你的豌豆没见面”。

《偷瓜》简直就是一部情节剧,把偷瓜人与看瓜人之间的心态,用对话的形式,如果用近乎直白的关中方言念出,喜剧效果不言而喻,口语化的运用起到了烘云托月的艺术效果,从中不难看出《诗经》风格的某些继承:“昂吭/谁吆/过路客/你嫑偷我瓜/你瓜有多大/我瓜刚开花//昂吭/谁吆/过路客/你嫑偷我瓜/你瓜有多大/我瓜锤头大//昂吭/谁吆/过路客/你嫑偷我瓜/你瓜有多大/我瓜老碗大//昂吭/谁吆/过路客/你嫑偷我瓜/你瓜有多大/我瓜熟透啦//大红日头西北风/停在地里不安宁/西瓜西瓜跟我走/你把我的心甜透//西瓜西瓜你停哈/费心拔力把你务劳大/爱的奏像牛牛娃/不敢听了生人话/把你哄去喂王八”。

过路客与看瓜老人的智斗,看似简单的四个回合的对答,看似相似的字句的变换,实际是相机而行,因势利导的典范,从一问一答中,我们能够想象其中过路客的性格口气与看瓜老汉的态度原则。

而西瓜与看瓜老人的情逗,都不免让人捧腹大笑,尤其是叮咛叮嘱,就像是父母对待尚未成年的子女,一面诉说自己的艰辛,一面又极尽恐吓之能事,想让西瓜望而却步。

《饲料》所描述的环境,是乡间特定的一种生活场景,暗含了“猪怕壮”“兔死狐悲”的哲理,虽然说的是饲料,而真正想表达的却是人,以及人的命运:“牛哭呢/猪笑呢/饲养员/偷料呢//猪肥咧/牛瘦咧/饲养员/有肉咧//猪杀咧/牛趴咧/饲养员/回家咧”。

《成语》更像是一个脑筋急转弯,问者冷眼旁观,机智三分,讽刺七分;而答者的呆头呆脑,出了傲气后的泄气,还有不知所措的一脸茫然,都在短短的四问四答中显露无遗:“你有猪吃得多么/没有//你有狗跑得快么/没有//本事不行么/咋了//猪狗不如么/啊”。

仿佛是意犹未尽,紧接着一首《荣归》把这一组土诗提升到诗人自己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尤其从中我们不难读出元曲《高祖还乡》的隽永况味。由耀武扬威的不可一世的家乡浑小子,到老汉越想越气,再也无法忍受,抡起锄头将那个忘恩负义不知好歹的家伙打翻在地,活灵活现,大有很出一口恶气的畅快淋漓:

“高头大马到村口/马弁牵着两条狗/挥鞭指着一老农/红杆杆/绿叶叶/开白花/老不死的这是啥//老农吓了一哆嗦/丘八来了祸事多/撇下锄头刚想躲/抬头一瞅被气乐//混小子/真可气/荞麦把你吃大的/进城吃了些洋屁/老子面前耍阔气/睁大狗眼看仔细/你爸在锄荞麦地//老汉越想越着气/抡起锄头迎面劈/打的小子栽下马/来了一个猪拱地/看你狗日还牛气”硬盘回收

纵观陈年红的诗歌创作,尤其是抒写乡村生活,抓取乡间趣事,参悟乡民智慧,运用些许方言土语在诗中画龙点睛,尤其他的情景剧无论是人物的语言,情节场景的设置,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绘声绘色的高度。倘或诗人能在这一领域能进行更深入的耕耘,自然会有异常丰厚的收获。这也是我读陈年红这组诗中感受到的值得期待的地方。

任启发,男,1967年6月,安徽大学中文系毕业。2001年鲁迅文学院进修。现为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副秘书长三极管回收
,中国纪实系列丛书外文版主编,中国报告文学会员。中国作家》杂志社纪实版

中央数字电视国学频道国学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法务委员会副秘书长.曾在《中国作家》《光明》《香港文汇报》《作家报》《绿风》等报刊发表报告文学、评论、诗歌等约100万字。其中纪实作品《一生无法逃避的震撼》入选《2006年大系:纪实文学》(春风文艺出版社),《一盏油灯与七个孩子》入选《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年选(2010)》(花城出版社);评论《张竞生其人,张培忠其文》入选《2012中国文史年度佳作》(贵州出版社);报告文学《直挂云帆济沧海》收录《国企传奇》(丛书第二辑);长篇纪实《矢志不渝古井心》(2014)(安徽文艺出版社)

纪实文学作品1200万字,其中长篇纪实文学《毛乌素沙漠绿色传奇》(肖亦农)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与鲁迅文学奖;《生命的呐喊》(张雅文)获得鲁迅文学奖;《丹东看守所的故事》(李迪)与《王家岭矿难》(赵瑜等)获得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