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假牌

2018-09-15 10:13:00

大刚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个车老板,经营着几辆跑运输的车辆。由于道路上的制度越来越严格,大刚觉得生意越来越难做。这不,三辆车刚上路,车牌就被扣了。车在家里闲一天,就要损失一笔不菲的钱财。既要发给驾驶员工资,还要支付银行和高利贷高额的利率。赔不起啊。大刚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着急上火,那满嘴的大燎泡就向出来观光似的,争先恐后的从他的嘴里冒出来。

看到大刚着急上火的样子,朋友李峰给他出了个主意:“大刚,听说现在弄假牌的特别多,不行你弄个试试?”

“行吗?那可是违法的事。要是被逮住,听说罚不少钱哪?”大刚小心翼翼的问道。

“管他哪。试试再说,万一逮不到,不就赚了吗?”李峰继续鼓励道。

“哦,行,我试试。怎么联系他们哪?”大刚来了兴趣,又问道。

“这还不简单,到外面看电线杆广告呗。那些小广告,牛皮癣似得,多的是,做假牌的假证的,只要你有钱,什么样的假的都能做出来。听说还能乱真哪。现在的高科技,了不得。人越来越能。”言语里透着一些羡慕,那表情,就向要是自己能有这本事就好了。

听了李峰的话,大刚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不顾外面的高温酷暑,挨着电线杆寻起了广告。功夫不负有心人,时间不长,大刚就真的找到了做假牌的小广告。8XXXXXX,电话号码大刚记得滚瓜烂熟,生怕忘了,又在手心里写上。

回到家,大刚迫不及待的打通了电话,“喂,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我们是造假公司。”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子和气的声音。

“哦,你好。我想请你们帮我做三个假牌,号码是XXXX,大概需要多少钱?”电话这端大刚急切的问道。

“一个200块钱,三个只需要600块钱。并且可以以假乱真,绝对的看不出来是假的。”“真的?那就好,我做三个,你再记下另外两个牌号。XXXX和XXXX。什么时候能拿到车牌?我急用。”

“最快也就三个小时,不过每个要加收100元的费用。因为200块钱一个的都是两天后取得。”

“行,300就300。不差那100块钱。我怎么给你们钱哪?是见牌付款吗?”

“不是的,大爷。”对方已经开口叫大爷了,“我们因为是私自刻牌,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以前我们是货到付款,后来有时被假便衣逮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现在改变了方针,先付款再发货,绝对的讲诚信。不骗您,骗您是您亲孙子。”这辈分论的,刚当了大爷,一下子就到了爷爷了。

听到这话,久经沙场的大刚有些拿不准了,他有些犹豫。万一真是些骗子怎么办?现在这社会,骗子都他娘的跟野草似的,比比皆是,玩的花样也越来越新鲜。嘴上说的好听,心里比刀子还毒。万一是骗子,这辛辛苦苦挣得血汗钱岂不又打了水漂?

对方似乎看出大刚的顾虑,有些不耐烦的说:”你到底办不办?我们还很忙,没时间给你磨牙。你不办我挂电话了。省的别人打不进来电话。

被对方这么一激,大刚连连陪起了不是。“办办办。我这就打钱。你们是哪个银行的?我打完钱后你们怎么给我车牌?”大刚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

“你到市里去。随便找个有银行的地方下车。到银行门口给我打电话,我给你说我的卡号。打完款后不要离开,在那里等着。左手拿手机,右手举得高高的。我收到钱就会派人给你送牌。记住,是左手拿手机,右手举得高高的。别弄错了啊。”

“行行行,记住了。我坐公交车去。最快也就一个小时就能到市里。到了我给你打电话。“大刚说完就急急的出门坐公交车去了。

挤在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大刚浮想联翩。想象着很快就要到手的车牌,大刚心里美滋滋的。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想到这么棘手的问题,一个小小的电话就解决了。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功夫大刚就到了市里,找了一个离银行最近的站牌下了车。连忙掏出手机给对方打过去。“我现在在XX银行,你把账号给我,我给你打款了啊。”

“行。”对方痛快的回答。很快就把账号告诉了大刚。

在银行柜台准备打款的大刚,突然有了一种想法,暂时买一个车牌试试,看他们的信用如何。如果能够守信用,再付款买另两个车牌。大刚就迫不及待的打了200块钱过去。很快,对方来电话了“你怎么只打了200块钱,不是买三个车牌的吗?再打400块钱。”对方有些严厉的说。

“你们把车牌送来我看看质量再说吧。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质量有问题,咋办?”

“保证没问题,你要相信我们。我们是诚实守信单位。你手里还有多少钱?如果够三个车牌的钱,你就打过来吧。我保证给你发货。记住我的联络方式,一个骑摩托车的戴红色头盔的小伙子,他会去找你给你车牌,你一定要左手拿手机,右手举起在银行门口。”

大刚犹豫了半天,狠了狠心,最后还是把剩余的400块钱打了出去。然后就按对方所吩咐的,冒着烈日,站在银行门口,一手拿手机,另一只手举得高高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刚左等右等也不见摩托车的身影,倒是大刚的举动引起了许多路人的好奇,大家都感觉这样一个老头,不怕毒太阳的照射,还站在那里,一只手举得高高的,一定是脑子出现故障了。看到路人鄙夷的眼光,大刚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在自己的老家,怎么说也是个名人,现在却在这里受这份洋罪,遭人戏弄。

大刚生气的又拨通了那个电话,“那个送车牌的人什么时候到,你让等一个小时的,我都等两个小时了,怎么还不见人影。”

“你再等等,已经在路上了。”对方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大刚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不见摩托车的身影,大刚有些忐忑了,“莫非……真遇上骗子了。”

大刚急忙走进银行营业厅柜台,让营业员帮忙查下刚才打的款是否被取走。营业员告诉他需要再支付最低一元钱才能查到,大刚毫不犹豫的付了一元钱。很快,营业员告诉大刚,钱已经被取干净了。

大刚此时才恍然大悟,自己聪明一时,糊涂一世啊。

“造假牌的,我操你八辈祖宗。”气急败坏的大刚发出最悲愤的怒吼。

红外温度计
LED头灯图片
三丰公寓90-120㎡户型图-南京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