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梳理政治局常委的小组职务组长任命有惯例也

发布时间:2019-10-13 02:25:53 编辑:笔名

梳理政治局常委的小组职务:组长任命有惯例也有变化

原标题:政治局常委的小组职务

6月13日,习近平首次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身份主持召开会议。这也是自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经新华社公开披露的第4个小组组长身份。

公开报道中,各类中央领导小组并不鲜见,但作为小组组长人选却未单独成稿进行报道。在众多的小组中,那些由中央政治局常委领衔?组长任命又有什么规律?

习近平至少身兼4个小组组长

6月13日,习近平首次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身份露面,这次由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研究了我国能源安全战略。

这是自1980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立以来,新华社首次公开披露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身份。此前,《人民》曾于1999年1月14日刊发的《1998年经济发展和改革回眸》述评中,提及1996年8月江泽民总书记主持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

除上述领导小组,习近平还分别担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的组长

。以上三个小组均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新成立的。

2013年12月30日,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的第二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宣布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负责改革的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并提出由习近平任组长。

2014年2月28日,中央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习近平以组长身份主持中央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首次会议。

2014年3月15日,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次会议召开,习近平以小组组长身份主持并发表重要讲话。

至少有18个“中”字头小组

据北京青年报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18个“中”字头小组

,而这些小组,多为“领导小组”和“协调小组”。

这18个小组成立时间不一,如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央农村领导工作小组、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属于“老资格”,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则多为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成立。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博士周望曾在其文章中表示,经过反复的撤并、重组与新设,目前中共中央的领导小组体系已经基本稳定下来,由组织人事、宣传文教、政治法律、财政经济、外事统战、党建党务这6大门类构成。

其中,组织人事类如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宣传文教类如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政治法律类如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财政经济类如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外事统战类如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党建党务类如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等。

政治局常委在中央小组中均有职务

北京青年报梳理发现,七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中央小组中均有职务。而有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则不止在一个小组中兼职。

新华社对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的报道,除透露习近平任组长外,还透露李克强为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张高丽为小组成员。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央小组中多以“副组长”出现。如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都是如此。

不过,在国务院的多个领导小组中,李克强则担任组长职务,其中包括国家科技教育领导小组、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等。

与国务院领导小组成员的职务变动多在政府上公开不同,中央小组成员的职务变动鲜有正式的报道。

今年3月6日,张德江出席香港特别行政区人大代表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小组会议,而南方都市报报道称,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会在两会期间参加香港和澳门代表团的审议。

今年6月16日,西藏自治区领导与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经济社会发展专项工作小组调研组在拉萨举行座谈会,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讲话中说,调研充分体现了以俞正声主席为组长的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对西藏的关心关怀、大力支持。

俞正声除担任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外,去年5月,俞正声以政治局常委、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组长身份考察南疆地区。

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刘云山则担任3个小组的“一把手”,包括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等,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王岐山则担任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

组长人选有惯例也有变化

北青报梳理发现,多个中央小组的组长任命有例可循。比如在俞正声担任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之前,该小组组长也由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贾庆林担任。

中央宣传思想工作小组的前任组长为原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目前该小组组长是同样主管宣传思想文化领域工作的常委刘云山。

但也有变化。

如现任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组长是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而据相关资料显示,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成立于2000年,该小组由中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共中央、国务院、武警部队和新疆地区等多个部门组成。前两任组长分别是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罗干、周永康。

部分有常委任职的中央小组名单

1.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组长:习近平

副组长: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

2.中央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

组长:习近平

副组长:李克强、刘云山

3.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

组长:习近平

4.中央财经领导小组

组长:习近平

副组长:李克强

5.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

组长:张德江

6.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

组长:俞正声

7.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

组长:刘云山

8

.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

组长:王岐山

[1][2]下一页纵深

中央小组组长为何多“高配”?

中央各领导小组的职能如何?为何多由政治局常委担任组长或副组长职务?对此,专家表示,在处理一些事情的过程中,常规性机构级别不够,在高层缺乏一个协调性平台。因此有必要设立领导小组,发挥统筹协调功能。

兼顾“决策”和“议事协调”功能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表示,领导小组是一种议事协调机构,一般由组长、副组长、组员组成,办公室是相对常设的办事机构。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看来,领导小组的首要职能是“决策”,因而组长和副组长通常由层级较高的领导担任。

“中央层面,总书记、总理都会在小组里担任重要职位。而各省也会安排对口的机构做改革协调和推进工作,并由党委‘一把手’牵头小组的各项工作。领导小组在同级政府里属于规格的机构之一,有助于改革的全方位推进。”毛寿龙说。

领导小组避免常设机构的不足

“当前我国改革步入深水区,强化领导力和执行力是非常关键的环节

,而一些常设机构往往会出现执行力不够的问题。”竹立家分析,成立领导小组有助于从层面统一配置资源,全面推进改革的步伐。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赖静萍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领导小组具有独特的组织和权力结构,有力地增强了政治决策的执行力度和效果。由此产生的路径依赖效应,使领导小组的生命力得到延续,并逐渐固化为一种模式。

“在处理一些事情的过程中,常规性机构级别不够,在高层缺乏一个协调性平台。因此有必要设立领导小组,发挥统筹协调功能。”毛寿龙介绍,许多西方政府主张在政府内部尽可能减少常设机构的数量,通过设置临时性机构来实现政府职能目标。“这有助于避免常设机构的行为僵化问题”。

领导小组的设置需进一步规范化

从成立时间来看,领导小组有长期和短期之分。例如至今存在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立于1980年,已历时34年;对于突发性的、临时性的事件,一般设置短期领导小组,比如汶川地震发生后的第2天,中央军委成立了全军抗震救灾领导小组。

“改革任务如果长期存在,那么小组会长期设立,而有些小组可能会有较强的时间特性。”为了更好地发挥领导小组的作用,毛寿龙认为,“从长远的角度来看,‘领导小组’的设立还需要规范化。包括领导小组的提请、设立、职能、职责、人员配备、实际操作等等都需要法制化和规范化,此外需要建立相关的机制。”

竹立家则表示,领导小组还需要进一步发挥好监督作用。“进一步强化领导小组的制度执行力,在改革大背景之下,使好的政策真正能够发挥效用”。文/本报桂田田前一页[1][2]

爱逛直播开通
怎么入驻微商城
快手直播怎么开通我的小店
友情链接